meditic的博客

野兽派游戏

首发时间:2013-04-16

很多订阅我博客的读者,虽然口头上常说“严重赞同”、“你写的太对了”、“我也要这么做”。。。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的作用也不过是个演员而已,我在里面真枪实弹地演戏,演的累死累活的,本以为可以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思维方式,结果却发现大家只负责在屏幕前面感动地擦眼泪,擦干了眼泪就算任务完成,继续回去老老实实过着原来的生活,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认真地演续集。于是有段时间我都怀疑继续写博客到底有没有意义,不过最后还是想通了,我这辈子如果真能给这个社会留点什么正能量的,估计也就是这个博客上的那些文字了,所以还是继续写吧。

自从去年开始转行做 吐司宝贝 之后,发现传统行业和IT有个很大区别:IT是一个点,而传统行业是一个链条。做IT的时候,只需要关注自己的产品即可,比如我做第一个创业项目的时候,甚至可以一整年坐在办公室里不需要出门见任何人。而做传统行业就麻烦了,容易受到整个产业链的影响,光你自己努力是不够的。如果农民种的菜超级难吃,你作为一个卖菜的即使服务再好也会被骂。

之前决定做摄影,只是觉得摄影服务太烂才想去颠覆一下,结果我被吓到了,原来国内的印刷界做的比摄影界还烂,照片拍的再好都被印成了一堆地摊货,害的我们被客户骂死,逼着我们去顺便改造一下印刷业,推出了一个新品牌: 犀牛印社

但是说真心话,我没想要这么辛苦的,读大学的时候也曾想过将来混的很惨怎么办,不过再差至少还能去中关村给人攒机吧,好歹攒的也是个高科技的电脑主机,哪能想到现在要去满身油墨地攒印刷机呢。但是现实很残酷,很多传统行业的人就是这么不思进取,把人活活逼上梁山。

我就站在那冰冷的小山头上,举目远眺,发现远处星星点点,好多少年都扎起了头发往梁山赶来,无奈沼泽遍布,路途险恶,原地打转者甚众。于是我就被迫成了一名蹩脚的职业分析师,经常收到各路好汉的来信,不过问来问去就是两个问题:1、做什么更容易成功?2、怎么做好营销?

这两个问题就好像“什么是爱”一样,千百年来折磨着每一个人,有些人以为自己很懂了,结果一不小心就走上了机场里反复播放VCR的不归之路。对于我这种半桶子水的屌丝,面对这么宏伟的两个大问题,必然是胆战心惊的。我只能用自己的一些价值观去做点逻辑解析,至于解析之后能看到什么结果,就只能随缘了。

如果你拿第一个问题去找咨询公司,估计会被反问一句:”在您眼里什么是成功?”

我估计,对于凡人来说,成功就是职业上混的不错,能买房买车还能养个娇妻;对于文艺青年来说,成功就是去西藏徒步,去丽江艳遇,去新西兰做义工;对于创业者来说,成功就是给公司赚很多钱,给股东和员工很高的回报;对于偏执狂来说,成功就是能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能一直不用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不同的人,对成功的定义差别还是很大的。如果你只想过凡人的生活,那么答案应该比较清晰:找一个你能力范围内待遇最好的工作,一辈子安安心心打工、升职、赚钱就完了。基本上每个行业都是类似的,你钻进去了,努力工作几年,变成一个细分领域的熟手,薪资待遇一般都是稳步增长的。5年前我招的第一个员工,刚进来时月薪1200,做的是纯体力活,但人家没有一句抱怨,整日勤勤恳恳工作,5年过去了,现在已经在杭州城区买房结婚了。即使现在我的公司挂了,以她5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技术,随便跳槽去别的公司,月薪翻倍都是眨个眼睛的事情。

但是,你不能唧唧歪歪的说:“我又想做一个普通的凡人让别人无话可说,又想跟你一样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我又想在大公司里当一个衣着光鲜的小经理,又想跟你一样在外享受连环创业的冒险乐趣;我又想平平稳稳过完这一生,又想跟你一样去体验各种跌宕起伏的狂野梦想,怎么办?” 。。。兄弟,不是我不想帮你,的确是你这要求太高了点,你要求一道菜又能让你肠胃辣得遍地打滚、又能让你唇齿清爽得如沐春风,剧本真不能这么写。

世界上的路很多,但很多时候你只能挑一条走。

当你纠结于应该选择哪一种成功观的时候,不妨退一步想一下,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还是一种比较温和的野兽,对于一只野兽来说,什么是成功呢?

能躲开天敌,能找到食物,能一直保持活着,就已经成功了;如果还能迁徙到一个食物富足的区域,还能成功繁殖出下一代,那就是成功中的极品了。野兽是没有故乡概念的,哪里有自由幸福的生活,哪里就是故乡。野兽似乎不需要买gucci包包,也不需要买奔驰宝马,也不需要去夏威夷拍婚纱,也不需要托关系把孩子送进机关幼儿园。野兽在最奢华的年代,也就是求偶期里,头上能有朵野花戴戴就不错了。

野兽派的成功观非常简单:保持活着就是成功。野兽对孩子的期待也很纯粹:长成另一个野兽。这就是野兽们的基本观念。

经历了上万年的演化,人类成为了如今的万兽之王,我们刻意地试图抹去自己身上的野兽的痕迹。但是,无论我们多么用心地装扮自己的格调,本质上我们还是一群野兽。我们做着野兽们所做的一切事情,只是比野兽长的更漂亮一点、更贪婪一点。也许是进化得太久了,我们都忘了自己和野兽之间还有很多共同之处。

首先,人类和野兽一样,都在寻找安全感。只不过野兽把安全感寄托在简单的食物和环境上,当它们发现食物充足、环境安全、没有人欺负的时候,就会开始享受奔跑的乐趣和阳光溪水的沐浴。而人类,在长期演变中建立了非常复杂的社会规则,导致我们对安全感的要求也超极复杂,外形气质、教育背景、家庭威望、职业地位、存款数量,户口社保、学区房,少一样都没安全感。即使这一切都齐全了,还缺乏一种最难得的安全感:“如何保证我手上的这一切不会失去呢?”,在这种习惯下,我们的每一天都在追求或者恐惧之中。

我曾经体验经历过这种极度恐惧的状态,第一次创业的后期,每月几十元美金的网站收入,却要支付每月上万人民币的开支,没有后续的投资,也看不到任何希望。有一天,可能是看了一部关于野外生存的电影之后,我决定豁出去了,既然做不成一个牛逼的人,干脆做个牛逼的野兽算了,混不下去就逃进森林做原始人也不错。好歹我的教育背景比动物园里的什么老虎呀狮子呀要高一点,只要我保持活着,就是一个成功的野兽,只要我活的比野兽更牛逼一点,那我就是一个牛逼的野兽了。

对于野兽来说,只要活着,就是一个成功者。这也是我现在判断自己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今天属于你的,明天就可能被人夺走,今天你深爱着什么,明天可能就换了新口味,只有生命基本上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然后就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可以感到恐惧的了,有钱没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无论如何也死不了。亏钱又如何,大不了破产倒闭;投资人不给钱又如何?大不了问人家借钱。借不到钱又如何?大不了去大公司当产品经理;当不了产品经理又如何?大不了去工地搬砖头搅水泥,一个月三四千块工夫钱也足够养活自己了;搬不了砖头又如何?大不了去当保安,当服务员,当洗碗工,早上卖饭团,晚上烤鱿鱼,再不行就去车站当乞丐,收垃圾,睡桥底。。。这种生活也不会比行为艺术家们差到哪里去。

很多人担心,没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就会饿死,冻死,病死,或者被人鄙视死。于是为了追求这种安全保障,宁可委曲求全去做一个自己讨厌的工作。这个思路可以理解,不过呢,我以前也为自己构思过很多可能发生的职业悲剧,一个比一个悲惨,结果还是没能构思出一个可以把自己饿死的结局。这个星球实在太丰满了,随便找个洞跪下去吸一口,就是白花花的乳汁。尤其在城市里,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是钱等着你去捡。再没头脑,还能靠出卖体力赚钱;再没体力,至少还能靠出卖面子赚钱;再没面子,还能滚回老家,一大堆亲戚朋友总不可能看着你饿死。

这是野兽派的第二个观念:活下去是很简单的。

在这个城市里,你可能见过某千万富豪主动跳楼死的,但你见过哪个同学或朋友因为找不到好工作而死在街头的么,没有。就好像一个只需要唱歌的将军,天天担心会被战场上的子弹击中似的,别自恋了,其实那事儿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当你从几亿颗精子中脱颖而出抢到出生的机会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很成功的野兽了。无论境遇多么惨烈,想要活下去,并不难;只要能保持活着,你就是一个持续的成功者。

人类和野兽一样,还有一个共同点:活着只是最低要求,两者都在追求更高层级的满足感。

我们玩游戏、吃美食、泡妞、旅游、运动,都在追求满足感;为了满足感,人类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为了求偶,甚至愿意拿性命冒险。

不过,我们习惯性的认为,满足感属于奢侈品,只能是偶尔为之,生命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应该花在枯燥乏味的事情上的,比如工作。听起来很对,但是,人的一生也就是900个月左右的时间,在床上睡掉三分之一的时间,能留给你去活的时间也不过600个月而已,那你准备把多少个月浪费在枯燥乏味的工作上呢?为什么不把工作变得和游戏一样带有满足感呢?

你一定会说: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呀,我TM就是一个每天面对傻逼客户的苦逼设计师、苦逼程序员、苦逼摄影师、苦逼装修工、苦逼纺织工,苦逼服务员,没有其他技能,月薪才3k,天天都是重复性的工作,天天被老板骂,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工作变得跟游戏一样爽?

问对人了。

我们来回顾一下打游戏的经历,要把一个游戏打通关,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反复练习,即使是魂斗罗、超级玛丽这样的小游戏,我玩了几百次,反复记忆途中的每一个机关陷阱之后,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通关,这几百次练习其实是非常枯燥的,有时候死在了第6关,但命没了,还得从第1关开始打起。而星际争霸,魔兽等大型游戏,无数人的把大学四年的青春都耗在练级上了,但毕业后依然还要继续玩。

这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个人耗费了无数的时间精力,天天在一个游戏里免费劳动,疯狂的点鼠标,像一个纺织工人一样不断地重复工作,以提升操作熟练度,自己赚不到一分钱的好处,还得倒贴钱进去。但是大家依然觉得,这个耗时耗力的苦逼过程居然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为什么?

因为游戏公司给你设置了一个通关的预期。

如果一个游戏没有关卡和输赢,只是让你重复性的操作游戏中的人物,肯定没人愿意玩;如果一个游戏很轻松就能过掉所有的关卡,也不会有人愿意玩。好玩的游戏,一定有难度、但是又有希望可以通过努力来实现通关的。

工作也是如此。如果一个工作没有关卡和老妖,没有通关获胜的机会,也就不会有满足感。

了解了这个原理之后,事情就简单多了,如果你有很多工作可以选择,那么很明显,选择一个更有可能持续获得通关机会的,更会有满足感。比如说,中国的服务业是臭名昭著的烂,大部分的传统行业也都停留在大炼钢时代,比如你去楼下买个勺子,就会发现底部总是会贴着一张撕不掉洗不掉的标签纸,是不是很弱智?像这些极其落后的行业,基本上随便挑一个进入,就很容易持续获得突破,因为这个圈子里的玩家,连第1关——“基本逻辑关”都没打过,后面还有“产品质量关”、“服务品质关”、“人性设计关”、“品牌形象关”、“持续创新关”。。。等72个关卡,够你玩好几年了。

而投行、咨询、金融、会计、汽车、航空、石油这种早就成熟的行业,所有玩家都已经练到第70关了,你投胎进去只有两个下场:要么你不巧落在了第69关,还没来得及上好子弹就被系统自动判输GAME OVER了,要么你幸运的落在第70关,勉强和其他人的火力相当,不过倒霉的是,最多再玩两局就到最后一关了,快感再强也就是两次而已。当然,凡事无绝对。如果你真的对这些行业抱有巨大的兴趣和热情,并付出过人的努力,没准就能把默认的72关全部打碎掉并建立起自己的新规则,打出个自定义的144关、256关、378关,越打越过瘾。这就是为什么在同样的前提下,做自己更喜欢的事情往往可以获得更多的通关快感,因为只有兴趣和热情才能打破别人设定的规则。

万一你能力有限,除了现在的工作就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怎么办?也简单,可以人为地给工作加上一些小关卡和小老妖,这时候工作照样可以变成完整的游戏。比如你是个苦逼设计师,你可以给自己设置一个小关卡:下个月把自己的工作效率提高20%;如果你的工作效率已经提高到了极限,你还可以再设置一个小关卡:找出一些设计流程上的改进方案,降低公司的设计成本,如果你的老板不是傻逼的话,这些节省下来的成本最终一定会有一部分会回馈到你的口袋里;如果你能持续的帮助改进业务流程并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那么下一个空缺的设计主管必然是你的,这就不再是一个小关卡了。

这就是野兽派的第三个观念:工作必须是一个可以持续通关的游戏。

如果你的工作无法持续通关,那就换一个;如果换不了,那就想办法给现有的工作创造通关机会;如果你又懒得想办法,那就准备好,接受一个无比荒凉的人生吧。

野兽派的观念,并不会改变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也不会立即让你的项目扭亏为盈,甚至还会让你短时间内损失业绩。但是这种心态会改变你的做事方式。当你不再那么恐惧失败、亏钱、饿死的时候、你的内心会变得更加淡定;当你把追求满足感、成就感作为职业目标的时候,你会更加耐心地面对通关之前的百般磨练。

淡定和耐心,是非常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就这么躲在暗处静悄悄的往下生长,你看它露出那么一点点小枝丫,嘲笑着它的渺小,却不知道它潜伏在地面之下的根基,已如密密麻麻的铁钩一般抓住了整块土壤,稍稍用力就能把人连根拔起。

至于第二个关于营销的问题,以后再写。

今晚,就先让我们一起做回野兽吧,哈哈。

在线定制高品质相册印品
影楼在线预约系统/云端选片SaaS订单管理
photo editing & retouching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