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派游戏

前两天确定了几个配件的设计稿,正在等候工厂出货中。我有个毛病,遇到漫长等待的无聊时间就会想写点东西,而且一写就写的又长又臭,明明拙于言辞,还非得装得自己能出口成章似的,甚至回个读者来信都能耗上个把小时,这就是装逼所付出的代价。

很多订阅我博客的读者,虽然口头上常说“严重赞同”、“你写的太对了”、“我也要这么做”。。。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的作用也不过是个演员而已,我在里面真枪实弹地演戏,演的累死累活的,本以为可以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思维方式,结果却发现大家只负责在屏幕前面感动地擦眼泪,擦干了眼泪就算任务完成,继续回去老老实实过着原来的生活,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认真地演续集。于是有段时间我都怀疑继续写博客到底有没有意义,不过最后还是想通了,我这辈子如果真能给这个社会留点什么正能量的,估计也就是这个博客上的那些文字了,所以还是继续写吧。

自从去年开始转行做 TuciaBaby.com 之后,发现传统行业和IT有个很大区别:IT是一个点,而传统行业是一个链条。做IT的时候,只需要关注自己的产品即可,比如我做第一个创业项目的时候,甚至可以一整年坐在办公室里不需要出门见任何人。而做传统行业就麻烦了,容易受到整个产业链的影响,光你自己努力是不够的。如果农民种的菜超级难吃,你作为一个卖菜的即使服务再好也会被骂。

之前决定做摄影,只是觉得摄影服务太烂才想去颠覆一下,结果我被吓到了,原来国内的印刷界做的比摄影界还烂,照片拍的再好都被印成了一堆地摊货,害的我们被客户骂死,逼着我们去顺便颠覆一下印刷业,推出了一个新品牌: Rhino Press

但是说真心话,我没想要这么辛苦的,读大学的时候也曾想过将来混的很惨怎么办,不过再差至少还能去中关村给人攒机吧,好歹攒的也是个高科技的电脑主机,哪能想到现在要去满身油墨地攒印刷机呢。但是现实很残酷,很多传统行业的人就是这么不思进取,把人活活逼上梁山。

我就站在那冰冷的小山头上,举目远眺,发现远处星星点点,好多少年都扎起了头发往梁山赶来,无奈沼泽遍布,路途险恶,原地打转者甚众。于是我就被迫成了一名蹩脚的职业分析师,经常收到各路好汉的来信,不过问来问去就是两个问题:1、哪个行业更容易成功?2、怎么做好营销?

这两个问题就好像“什么是爱”一样,千百年来折磨着每一个人,有些人以为自己很懂了,结果一不小心就走上了机场里反复播放VCR的不归之路。对于我这种半桶子水的屌丝,面对这么宏伟的两个大问题,必然是胆战心惊的。我只能用自己的一些价值观去做点逻辑解析,至于解析之后能看到什么结果,就只能随缘了。

如果你拿第一个问题去找咨询公司,估计会被反问一句:”在您眼里什么是成功?”

我估计,对于凡人来说,成功就是职业上混的不错,能买房买车还能养个娇妻;对于文艺青年来说,成功就是去西藏徒步,去丽江艳遇,去新西兰做义工;对于创业者来说,成功就是给公司赚很多钱,给股东和员工很高的回报;对于偏执狂来说,成功就是能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能一直不用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不同的人,对成功的定义差别还是很大的。如果你只想过凡人的生活,那么答案应该比较清晰:找一个你能力范围内待遇最好的工作,一辈子安安心心打工、升职、赚钱就完了。基本上每个行业都是类似的,你钻进去了,努力工作几年,变成一个细分领域的熟手,薪资待遇一般都是稳步增长的。5年前我招的第一个员工,刚进来时月薪1200,做的是纯体力活,但人家没有一句抱怨,整日勤勤恳恳工作,5年过去了,现在已经在杭州城区买房结婚了。即使现在我的公司挂了,以她5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技术,随便跳槽去别的公司,月薪翻倍都是眨个眼睛的事情。

但是,你不能唧唧歪歪的说:“罗哥,我又想做一个普通的凡人让别人无话可说,又想跟你一样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我又想在大公司里当一个衣着光鲜的小经理,又想跟你一样在外享受连环创业的冒险乐趣;我又想平平稳稳过完这一生,又想跟你一样去体验各种跌宕起伏的狂野梦想,怎么办?” 。。。兄弟,不是我不想帮你,的确是你这要求太高了点,你要求一道菜又能让你肠胃辣得遍地打滚、又能让你唇齿清爽得如沐春风,这不是找抽么?

世界上的路很多,但很多时候你只能挑一条走。

当你纠结于应该选择哪一种成功观的时候,不妨退一步想一下,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不过是一种比较温和的野兽,出发去远方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但是,进化的太久之后,现在的我们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出发,于是开始按照其他人制定的规则来生活和工作。这时候,跳出来用野兽的角度来看问题可能看的更清楚,正如上次我说,用赞比亚人的眼光来看台海问题反而更清楚一样。

对于一只野兽来说,什么是成功呢?能躲开天敌,能找到食物,能一直保持活着,就已经成功了;如果还能迁徙到一个食物富足的区域,还能成功繁殖出下一代,那就是成功中的极品了。野兽是没有故乡概念的,哪里有自由幸福的生活,哪里就是故乡。野兽似乎不需要买gucci包包,也不需要买奔驰宝马,也不需要去夏威夷拍婚纱,也不需要托关系把孩子送进机关幼儿园。野兽在最奢华的年代,也就是求偶期里,头上能有朵野花戴戴就不错了。

野兽派的成功观非常简单:保持活着就是成功。野兽对孩子的期待也很纯粹:长成另一个野兽。这就是野兽们的第一条价值观。

你会说,那是野兽,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说呢,如果往深处看,人类和野兽有一个共同点:都在寻找安全感。安全感是动物们共同的最低需求。只不过野兽把安全感寄托在简单的食物和环境上,当它们发现食物充足、环境安全、没有人欺负的时候,就会开始享受奔跑的乐趣和阳光溪水的沐浴。而人类则是把安全感寄托在更加复杂的东西上,从外形气质、家庭威望、教育背景、职业地位、存款数量,到户口、社保、公积金、学区房、工龄、退休金,甚至是亲戚朋友的羡慕和恭维等。当人类缺少其中任何一种的时候,就会觉得没有安全感,即使这一切都齐全了,还缺乏一种最难得的安全感:“如何保证我手上的这一切不会失去呢?”,在这种习惯下,我们的每一天都在追求或者恐惧之中,每一天都在用尽全力寻找安全感,很难分出精力去做些更重要的事情。

我第一次出来创业的时候也经历过这种恐惧的状态,每月几十元美金的网站收入,却要支付每月上万人民币的开支,没有后续的投资,也看不到明显的希望,极度缺乏安全感。有一天,可能是看了一部关于野外生存的电影之后,我决定豁出去了,既然做不成一个牛逼的人,干脆做个牛逼的野兽算了,混不下去就逃进森林做原始人也不错( Henry Thoreau 同学就干过这事儿)。好歹我的教育背景比动物园里的什么老虎呀狮子呀要高一点,只要我保持活着,就是一个成功的野兽,只要我活的比野兽更牛逼一点,那我就是一个牛逼的野兽了。

对于野兽来说,只要活着,就是一个成功者。这也是我现在判断自己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今天属于你的,明天就可能被人夺走,今天你深爱着什么,明天可能就换了新口味,只有生命基本上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然后就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可以感到恐惧的了,有钱没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无论如何也死不了。亏钱又如何,大不了破产倒闭;投资人不给钱又如何?大不了问人家借钱。借不到钱又如何?大不了去大公司当产品经理;当不了产品经理又如何?大不了去工地搬砖头搅水泥,一个月三四千块工夫钱也足够养活自己了;搬不了砖头又如何?大不了去当保安,当服务员,当洗碗工,早上卖饭团,晚上烤鱿鱼,再不行就去车站当乞丐,收垃圾,睡桥底。。。这种生活也不会比行为艺术家们差到哪里去。

很多人担心,没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就会饿死,冻死,病死,或者被人鄙视死。于是为了追求这种安全保障,宁可委曲求全去做一个自己讨厌的工作。这个思路可以理解,不过呢,我以前也为自己构思过很多可能发生的职业悲剧,一个比一个悲惨,结果还是没能构思出一个可以把自己饿死的结局。这个星球实在太丰满了,随便找个洞跪下去吸一口,就是白花花的乳汁。尤其在城市里,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是钱等着你去捡。再没头脑,还能靠出卖体力赚钱;再没体力,至少还能靠出卖面子赚钱;再没面子,还能滚回老家,一大堆亲戚朋友总不可能看着你饿死。

这是野兽派的第二个观念:生存下去是很简单的。

在这个城市里,你可能见过某富豪拿几千万炒股票最后跳楼死的,但你见过哪个同学或朋友因为找不到好工作而死在街头的么,没有。就好像一个只需要唱歌的将军,天天担心会被战场上的子弹击中似的,别自恋了,其实那事儿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当你从几亿颗精子中脱颖而出抢到出生的机会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很成功的野兽了。你现在能看到这条博客而且下一顿饭有着落,那么恭喜,你非常成功,比起非洲每天饿死那么多人,已经太幸运了。无论现在的境遇多么惨烈,只要能保持活着,只要你还能保证口袋里还有几十块现金,那就还有机会去改变很多事情。如果你连几十块钱都没有了,呃。。。兄弟,现在还是别上网了,先去垃圾堆里捡点快餐盒卖卖吧。

看到这里,如果你的脑子里闪过“果然又是屌丝文章”这种话,我其实无所谓。。。无论我们多么用心地装扮自己的格调,本质上我们都是一群野兽。我们做着野兽们所做的一切事情,只是比野兽长的更漂亮一点、更贪婪一点。更悲剧的地方在于,我们丢失了野兽身上最值得称赞的能力:回归本质的能力。

对于野兽来说,很多让人烦恼的东西其实都不是必需的。比如股票、期货、黄金、外汇,完全不是必需品,如果你像我一样把自己彻底隔绝在这场游戏之外,那么这些行业的任何起伏都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再比如“名校”的学区房,不过就是个有点名气的小学而已,能对孩子的未来起到多大的作用?完全不是必需品,却能多花费掉你几倍的积蓄。人之所以会被别人设定的规则所奴役,大多是因为自己没有定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当你把自己定位为一头野兽的时候,你会发现世界上大多数事情都是与你无关的,大部分问题都是无聊的人们在自寻烦恼,只要有点勇气,你就可以把自己和那些无聊的规则完全隔绝开,看很多问题也就变得非常简单了。同样一件事情,比如房价涨了,想买房的人会感叹“哎呦,心碎呀。。。”,但我却在傻笑:“呵呵,涨就涨呗”;同样房价跌了,已经买了房的人又感叹:“哎呦,心碎呀。。。”,但是我依然在傻笑:“呵呵,跌就跌呗”。

我不受房价的影响,并不是因为我已经住在豪宅里了,当然也不是因为我买不起房子。只是我觉得,房子就好像是米饭,虽是必需品,但是“买房”这个行为从来就不是必需的。如果每天只需几块钱就能买到好吃的东北大米,那就没必要去勒紧裤带花几百万收购一个大米加工厂。 对于我来说,在地球上有个干净宽敞的地方,能每天洗热水澡+能买菜做饭+有一张大床可以睡觉就应该很满足了,这就是房子的全部价值所在,至于是买的还是租的,是住在杭州、还是海南、还是菲律宾,只是形式的不同而已。房子的本质就是一个住人的空间,如果很便宜 ,那就买呗;如果很贵,那就不买呗。不买房会死么?不会。不买房就找不到女人结婚么?那是自己魅力不够,不能怪房子;不买房就解决不了小孩上学问题? 呵呵,你连买房的钱都出得起,还怕小孩没地方上学? 想象一下某人揣着几百万美元的银行卡对mm的父母说:“抱歉,我还是不想在贵国买房子,不过我会用这些钱去带着您女儿玩遍整个世界”,是不是感到菊花一紧?

野兽派的心态,看起来比较理想化,但它其实很实用,可以解决不少现实的问题。比如你可以和我一样心安理得的租房子住,市区的住腻了就换一个江边的住,单层的住腻了就换个Loft住;把买房子首付的钱省下来,不知道可以环游世界多少次了;你也可以和我一样把更多时间花在工作和生活上,而无需浪费在分析国家政策、研究房价走势、探听股市资讯等与你无关的数字游戏上,权贵们制定的游戏不是尔等平民该玩的;你不需要像别人一样每天浪费两个小时在公交车上,把这两小时拿来做点正事(比如学外语)的回报,也许远远大于每月省下的几百元打车钱;你也可以选择和我一样,喜欢运动但是从来不看任何球赛,你不需要像别人一样把每一场比分都背的滚瓜烂熟,因为电视里的运动终归是别人的,而电视机前积累的脂肪和赘肉却是自己的。

把自己定位成一头野兽,专注于自己真的需要什么,做自己的规则制定者,不要被别人设定的规则耗得精疲力尽,那么生存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有钱没钱都可以用自己的规则去生存。回到工作的话题,既然生存根本不是一个问题,那么工作的出发点就不该是“求生存”。那该求什么呢?

马斯洛爷爷已经分析过人类的需求层级,最低级的是生存安全需求,最高级的是“自我实现”需求,通俗点说就是满足感、成就感。投资同样的时间成本下去,赚回来的需求层级越高,当然就越划算咯。所以,对于野兽派来说,只有能带来满足感、成就感的工作,才是值得去做的。在这个前提下,如果还能顺带多赚钱提高一下肉体的吃喝玩乐质量,那当然更好,本来两者就不矛盾。那么,什么样的工作才能带来满足感、成就感的呢?乔布斯老爷已经用他的一生,为您证明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做你喜欢的事。可惜,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句话太模糊了,可操作性比较差,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或者喜欢一个东西但是无法转变为实际的工作。当然,我也不知道你该做什么,不过我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帮你找到一些思路。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打游戏的经历,要把一个游戏打通关,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反复练习,即使是魂斗罗、超级玛丽这样的小游戏,我玩了几百次,反复记忆途中的每一个机关陷进之后,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通关,这几百次练习其实是非常枯燥的,有时候死在了第6关,但命没了,还得从第一关开始打起。而星际争霸,魔兽等大型游戏,无数人的把大学四年的青春都耗在练级上了,但毕业后依然还要继续玩。

这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个人耗费了无数的时间精力,天天在一个游戏里免费劳动,疯狂的点鼠标,像一个纺织工人一样不断地重复工作,以提升操作熟练度,为游戏公司创造收入,最终只不过是为了在游戏中取得了一个虚拟的胜利,而这个虚拟胜利连份盒饭都买不到,我的大学室友陶比比同学甚至还因为天天打魔兽耽误学业而被退了学。但是大家依然觉得,这个耗时耗力的苦逼过程居然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游戏设计的核心就是:要给人获得胜利的成就感。很多运动也是如此(比如冲浪,攀岩),练习的过程非常艰苦、重复、枯燥、乏味,但是只要有突破的机会,就有人觉得这个苦逼过程很爽、很值,人们把这个痛苦的过程称为:游戏。游戏给人带来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正是属于自我实现的一部分。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屌丝,通过打游戏获得胜利,就能享受到高帅富花大钱才能买到的最高级快感。这也是我们的畸形社会为何还能保持稳定的原因之一,如果没有那么多手游网游,缺乏快感的屌丝们早就上街去逆袭了。

我们玩游戏、吃美食、泡妞、旅游、运动,其实都是为了追求满足感和成就感,但是我们习惯性的认为,这些属于奢侈的“享乐”,只能是偶尔为之,生命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应该花在枯燥乏味的工作上的,因为要保障生活嘛。听起来很对,但这又是一个洗脑教育的恶果。人的一生也就是900个月左右的时间,在床上睡掉三分之一的时间,能留给你去活的时间也不过600个月而已,野兽派的前两条原则已经告诉你生存根本不是问题了,那你准备把多少个月浪费在枯燥乏味的“求生存”上?为什么不把这600个月的工作变得和游戏一样刺激好玩充满成就感?

你一定会说: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呀,我TMD就是一个每天面对傻逼客户的苦逼设计师、苦逼程序员、苦逼摄影师、苦逼装修工、苦逼纺织工,苦逼服务员,没有其他技能,月薪才3k,天天都是重复性的工作,天天被老板骂,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工作变得跟游戏一样爽?

问对人了。

的确,大部分人的工作,其实都和打游戏通关前的练习过程一样艰苦,即使乔老爷这样的传奇人物,每天起床后也要面临一大堆枯燥的Email去处理,要是他还活着,最近肯定被CCAV折磨的睡不着觉;即使我在博客里老是吹牛逼好像自己多有能耐一样,但我在公司里每天面对的其实也是一大堆枯燥乏味的任务,比如修复bug、画UI图、整理仓库的纸箱、偶尔还得去擦办公室的马桶,苍天可鉴ing。。。大部分人的工作,即使目标很伟大,但是分解到具体的每一天,其实都是很苦逼的,和打游戏练级一样苦逼。但是游戏和工作的区别在于,游戏公司提前给你设置好了一个通关胜利的希望,所以你再苦逼都觉得游戏很爽;而工作,没有人给你设置这样的希望,哪怕工作再轻松你都觉得苦逼。

反过来,如果一个游戏没有关卡和输赢,只是让你重复性的操作游戏中的人物,有什么可爽的呢?如果一个游戏很轻松就能过掉所有的关卡,有什么可爽的呢?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工作没有关卡和老妖,没有通关获胜的机会,那么工作也只是重复性的劳动而已,有什么可爽的呢?

要爽很简单,关键在通关。这就说到了野兽派的第三个原则:工作的价值在于获取持续通关的快感。

了解了这个原则之后,事情就简单多了,如果你有很多工作可以选择,那么很明显,选择一个更有可能持续获得通关机会的工作,更符合野兽派的习惯。比如说,中国的服务业是臭名昭著的烂,大部分的传统行业也都停留在大炼钢时代,比如你去楼下买个勺子,就会发现底部总是会贴着一张撕不掉洗不掉的标签纸,是不是很弱智?像这些极其落后的行业,基本上随便挑一个进入,就很容易持续获得突破,因为这个圈子里的玩家,连第1关——“基本逻辑关”都没打过,后面还有“产品质量关”、“服务态度关”、“人性化设计关”、“高性价比关”、“售后支持关”、“商业信誉关”、“人文关怀关”、“品牌哲学关”、“持续创新关”。。。等72个关卡,够你玩好几年了。

而投行、咨询、金融、会计、汽车、航空、石油这种早就成熟的行业,所有玩家都已经练到第70关了,你投胎进去只有两个下场:要么你不巧落在了第69关,还没来得及上好子弹就被系统自动判输GAME OVER了,要么你幸运的落在第70关,勉强和其他人的火力相当,不过倒霉的是,最多再玩两局就到最后一关了,快感再强也就是两次而已。当然,凡事无绝对。如果你真的对这些行业抱有巨大的兴趣和热情,并付出过人的努力,没准就能把默认的72关全部打碎掉并建立起自己的新规则,打出个自定义的144关、256关、378关,越打越过瘾。这就是为什么在同样的前提下,做自己更喜欢的事情往往可以获得更多的通关快感,因为只有兴趣和热情才能打破别人设定的规则。

万一你能力有限,除了现在的工作就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怎么办?也简单,可以人为地给工作加上一些小关卡和小老妖,这时候工作照样可以变成完整的游戏。比如你是个苦逼设计师,你可以给自己设置一个小关卡:下个月把自己的工作效率提高20%,这样就意味着你可以多出很多自由时间来看美剧学英语;如果你的工作效率已经提高到了极限,你还可以再设置一个小关卡:找出一些设计流程上的改进方案,降低公司的设计成本,如果你的老板不是傻逼的话,这些节省下来的成本最终一定会有一部分会回馈到你的口袋里;如果你能持续的帮助改进业务流程并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那么下一个空缺的设计主管必然是你的,这就不再是一个小关卡了。

那么,你的工作有没有关卡和老妖呢?你的工作可以不断获取通关的成就感么?如果没有,为什么不换一个?如果没有能力换工作,为什么不人为地加上一些关卡?

我觉得苦逼的人分两种:一种是真的很努力,但就是做不好,这种情况一般是自己的天赋或个性并不适合这种工作,比如让我去做房地产销售肯定死翘翘,那么换一 个工作即可,一直换到通过努力可以获得通关机会的工作为止,不会太久的;另外一种苦逼,就是缺乏练级通关的心态,到哪里都是一种混日子的心态,又不愿意给自己设定关卡,几年下来依然停留在第一关,这种就属于活该了。

商业社会其实都很势利的,谁能创造更高的价值,谁就能获得更高的回报,但这一点正好让商业社会大体上还是保持公平的,更用心更努力的人,往往会得到更多机会,在每个行业里都是如此。你说当裁缝够低级吧,所以你只能去纺织厂卖苦力,而马可却在为国母量身缝制衣服;你说做木工够苦逼吧,所以你只能去小区里给人装地板,而赵雷能把自己的木工品牌卖进中高端客户的家里;同样是搞字体设计的,有人设计的字体送给我都不要,而造字工房做出来的就能让我每年花钱买版权;同样的行业、同样的工作,有人可以做的很好,而有人却只能在那边埋怨自己的工作太低级、行业太苦逼。虽然运气也有一部分原因,但我觉得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心态的差别。越是把工作当做“求生存”的工具,往往越难做好;越是把工作当做游戏来练级通关,反而越能获得超越生存所需的金钱和成就感。

这是野兽派的第四个原则:没有坏行业,只有坏心态

按照野兽派的原则去调整自己,并不会改变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也不会立即让你的项目扭亏为盈,甚至还会让你短时间内损失业绩。但是这种心态会改变你的做事方式。当你不再那么恐惧失败、亏钱、倒闭、饿死的时候、你的内心会变得更加淡定;当你把追求满足感、成就感作为工作目标的时候,你会变得更加耐心。淡定和耐心,是非常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就这么躲在暗处静悄悄的往下生长,你看它露出那么一点点小枝丫,嘲笑着它的渺小,却不知道它潜伏在地面之下的根基,已如密密麻麻的铁钩一般抓住了整块土壤,稍稍用力就能把你连根拔起。

写到这,关于选择行业的问题,我想已经分析的差不多了,再写下去就要过饭点了。

至于第二个关于营销的问题,我之前写过另外一篇又长又臭的文章,不过需要精简一下,过段时间再发。其实我真心觉得做营销比做产品简单多了,倒不是因为我是营销专家,恰恰相反,正因为我没学过营销,也没什么业界资源来为我撑腰,所以只能被迫用一些更简单实用的方式去推广自己的产品,而且基本上不花什么钱。

今晚,就先让我们一起做回野兽吧,哈哈。 — @meditic

34 thoughts on “野兽派游戏”

  1. 前段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人本身就是动物,从第一性原则来考虑,很多问题就不再那么复杂,常常回归原点思考,以始为终,以终为始。

  2. 谨慎看待“发现传统行业的弱点,就跳进去做”这个观点。

    参观你们公司后,我最强烈的感受就是,这行当细节那么多,不是喜欢的人,不可能做好。而为什么会喜欢?有的时候确实是一开始真喜欢,有的时候是被逼着干,干着干着就喜欢上了,有点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下一篇文章,你可以写一写 “如何在不那么美好的行业,去强迫发掘值得热爱的情节“。 这样,很多热衷于”移动互联网“的热血青年,就可以更好的去改造传统行业了。

  3. 野兽派理论的提法很好。
    很多时候是我们走得太远,远到都忘了为什么出发。

    不忘初心。要时常停下来问问自己。

    期待“营销”篇。

  4. “对于野兽派来说,只有能带来满足感、成就感的工作,才是值得去做的”

    可以理解成野兽“生存下去是很简单的”,所以“很多让人烦恼的东西其实都不是必需的”,即马斯洛的低等级需求对野兽来说更容易满足,然后野兽们就向着更高级的需求奋斗了。

  5. LZ说的 活着就是成功 很赞同,我坚信的是 健康就是成功。只有身体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6. 我最想做的不是工作,工作只是为了完成我玩乐的目的,工作只是为了赚够钱。我想去一个满世界都是星星的地方,我想看到整个世界,那样我的心会无比安宁。

    1. Loved your guest post Stina. It's so right on. And a lot of the links were really helpful. So excited for Susan and Laura. And the Indie conference sounds great, even for those of us not going to seibfpu-llsh right now.

  7. 很好的文章,通篇读完,有些描述跟自己的想法很像,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提炼一下,看到这里感觉如果自己还这样下去真的是活该了.

  8. 当励志文章看的,我现在差不多就这个心态,反正还年轻,饿不死,就大胆干自己喜欢的吧
    ps:字体好小,看着累,只能放大了看

  9. 如果我们都用野兽的视野看问题,那么这千万年的进化有时为了什么?想一想需求金字塔,其实还是落了自降层级的俗套。野兽有高级需求吗?但是人有!而且不能一味的认为人有高级需求而认为人类忘记了初心。

  10. 所以,我认为你的脑子有点乱,最近太累了吧。好久没有一个人静静的散步了吧。
    我想你的文字想表达的是要脱离人的社会属性附加的立场、经历、观念等私货而去“该是什么酒是什么的看问题”其实有点不太爽的是,这就是共党说的事实其实。

  11. 看了你的文章,我实在纠结应该留下何种评论。又或者说,我不知道怎样的读后感才能配得上如此有力量的文字。

    也许你会再一次觉得:这货,显然又是一个读文章时拍案叫绝、事后墨守成规过日子的人。但你不会发现,你的文字在一点一滴里引导着读者去改变。或许我并不会今天看完文章,明天就大刀阔斧瞬间完成蜕变。或许我还是会默默回到原本的生活轨迹中,但我吸收的正能量会一点点发挥作用,也会在积聚到一定程度以后,爆发出一股强劲动力。

    很感谢你给我们分享了这些想法,也衷心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放心地把你的正能量传承给读者吧,我们会努力去改变这个世界的陈腐。

  12. 是来还愿。。半年前看的这篇文章,当时一个人在国外,女朋友走了,工作没着落,天天浑浑噩噩。怎么说呢,看到这篇文章的感觉就是各种被击中,Hit 1, Hit 2, Hit 3 ….后来就被激活了!当时就想啊,最高目标是去新兴投行,但是好难的,那我去当个科技媒体的小记者总可以吧,记者文笔不够好,现在创业公司这么多,我去小公司帮人弄搞运营总行吧,运营也不是你想做就能做,那,就像@meditic你说的,我还可以搬搬砖,只要活着我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最终也拿到了自己心仪的offer,总之,大感谢!PS:你的设计怎么可以都这么好看!

  13. “至于第二个关于营销的问题,我之前写过另外一篇又长又臭的文章,不过需要精简一下,过段时间再发。”

    期待兄台的营销大作!!!

    1. quelle fatuité dans ces prétentieuses exégèses, quel mépris dans certains de ces commentaires, et si sur le fond elle avait raison et si toutes les carpettes n’étaient pas à l’Elysée ? Rédigé par: Pascal Delvigne | le 20 mars 2008 à 11:29| Alerter la fatuité, la prétention , le mépris sont dans l’attitude et les lignes débiles de l’ex mannequinQuant aux carpettes comem vous savez elles se trouvent à l’élysée et au gouvernement ainsi que dans l&siouq;audiovsruel

  14. 作者真的好酷。你的文章真的讓我在這兩天反思并堅定自己的下一步。
    所以真的非常感謝。一傳十,十傳百,所以作者的影響力真的很大~

    再次感謝:)

  15. 前半部分看得辞职的心都有了,后半部分才发现原来是教人给自己的工作设计关卡(好像没脸辞职了嘛)。。。

Leave a Reply to sures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