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家和野心家

01年我刚上大学的时候,系主任得意地跟我们说:“微电子是全球顶尖的高科技产业,咱们北大微电子培养的学生,随便找个工作至少月薪2万。。。” 说得我们人心那个激动啊,群情那个激奋啊!那时候一线城市的房价大概在3、4千的水平。结果等我们一伙人毕业的时候,房价倒是超了2万,微电子出来的月薪却只有3、4千的水平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要把自己的青春寄托在别人认定的“好行业”上。

同样的悲惨故事发生在生物系的同胞们身上,当年生物系是北大分数线最高的朝阳专业,4年之后,这批精英除了出国熬博士或者转行以外,几乎找不到跟生物相关的像样一点的工作。我在学校期间,最火爆的社团永远都是那些跟“金融”、“管理”、“经济”沾边的,而去年金融危机起来的时候,投资银行和咨询公司大量裁员,几乎停止了招募新人,北大好些经管牛人最后都只能去会计师事务所给台湾人熬夜算报表。

举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只是想说,时代变化很快,很多别人眼里的好东西,几年之后也许就不再光鲜,能持久保鲜的,是自己内心的渴望;能日久弥新的,是属于自己的梦想。

我相信10年后我依然会深爱着大杯的冰冻生啤,我相信20年后我依然会经常去游泳,我相信30年之后我依然会每周学习一些哪怕根本用不上的外语,我相信40年之后我依然会每天离不开互联网,因为这些事都让我感到很快乐,而这种快乐是超越时空的,是一种跟薪水待遇、跟外人的眼光毫无关系的来自内心的满足感。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些这样的梦想和渴望,只是外面包裹了层层盔甲,始终无法看清楚而已。

如果中国的教育是一艘大船,那么这艘船的最大优点是马达很牛逼,可惜罗盘是坏的。急功近利的野心家太多,享受生命体验的梦想家太少。一个典型的中国教育的受害者,数理化往往很强大,各行各业的工资待遇可以倒背如流,不过方向感很差,毕业了都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最适合做什么。这样糊里糊涂的后果就是跟随大流,一段时间以后发现不对劲,只好中途另谋出路。于是出国的读了一半就退学回国,找到工作的则干了几个月就辞职,哪里给钱多就去哪里,颠簸无常。相反,如果一开始就有了清晰的职业选择,那么对工作的投入和热情往往会比较稳定,不会在乎短时间的利益得失,事业上的预期和回报也比较均衡,不太会出现较大的职业变故,几年后就会在行业内获得深厚的经验积累和不错的人脉和地位。

我想大部分人都认同一个观点: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职业会比较好。不仅身心更快乐,事业成功的概率也相对更大一些。那么如何判断自己对什么感兴趣呢?有个很简单的办法,当你面临一个职业选择的时候,扪心自问:“如果这个职业的社会地位很低、前几年的收入很低,你还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吗?

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很多人在择业的时候,恰恰是被这个职业的社会地位和起始的物质收益给蒙蔽了内心,而忽视了这个职业本身带来的真实体验和长远回报。就好像很多mm嫁人只看对方是否有房有车,而不在乎跟这样一个男人赤身裸体睡一辈子会不会有高潮一样。

现在很多学生希望自己成为流行歌手,而且声称自己热爱音乐,不过,在古代社会,流行歌手就是一个卖唱的“戏子”,任何人有钱就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是社会层次最低级的职业之一。如果把你放到古代的街头,你还会愿意当一个歌手在街边卖唱吗?

再比如金融行业,如果金融危机遍及世界、金融公司大量倒闭、新员工的工资降到餐馆服务员的水平、你还会对金融抱有一样的热情、做梦都在计算数据走势吗?

再比如考公务员,如果中国大陆变成了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法制国家,如果中国的公务员都真的需要为公民服务,无法每天喝茶看报、无法搜刮民脂民膏、随时面临选民的投诉和罢免,你还愿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去“为人民服务”吗?

再比如程序员,如果程序员的平均薪水降到了和电脑修理工一个水平、全世界的女孩子都觉得程序员是很乏味的雄性动物,你还会一个人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享受编程的乐趣吗?

。。。

对于大部分行业,都可以用这个问题来进行筛选,一个一个排除掉,如果最后还能剩下一个工作,无论外界行情如何、无论多苦多累多卑贱、无论如何你都毫不动摇、依然能够从中享受到乐趣,那就是它了。这样的工作,可以从内心中获得强大的力量,可以承受金融危机、流言蜚语、天灾人祸各种考验,也许歪歪曲曲却始终屹立不倒,最终成为大赢家。

不过,选择职业的时候真的可以不在乎物质回报吗?

当然不是,但没有人可以准确预测物质回报,只能用概率去评估。职业投资是一种很长期的投资,往往是一辈子的投资,如果用前两年的收入去衡量这个职业在未来几十年后的回报,必然是不合理的。当年进入雷曼兄弟拿高薪的哥们,怎么可能预料到雷曼会倒闭呢?而当年跟马云混的那帮穷孩子,大概也没想到个个都能成百万富翁。

从概率上讲,感兴趣的工作带来的回报增长率应该会更高一些。因为一般情况下,物质回报和给客户创造的价值是成正比的;兴趣是最好的动力,促使你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掌握更全面的信息和更专业的技能,获得更领先的行业优势,在相同时间内创造的价值的增长比例理应会更大。举个简单的例子,A工作起薪1万,工作懒散,业绩平平,月薪每年递增10%;B工作起薪3000,干活卖力,业绩很好,月薪每年递增30%,那么8年后,B的月薪就会超过A,15年后,B的月薪将达到A的4倍。

此外,投资讲究低买高卖,当一个职业正在被大量人群追逐的时候,往往意味着这不是最佳的投资时间,所有人都想进入,必然导致竞争成本增高。巴老头说过,别人贪婪的时候,你要感到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你就要贪婪。很多如今被大家奉为偶像的人,当年都选择了一个被人嘲笑的职业,起薪甚至是负数。

只想看看缺点

五一快到了,正在计划公司集体出游,于是上网去看哪里好玩,周边可以去的地方真不少啊,千岛湖,西溪湿地,浙西大峡谷,雁荡山,安吉。。。于是我试图通过搜索引擎去判断哪个候选景点最值得去。最后发现几乎所有的信息里都是千篇一律的“空气清新、山清水秀、风光旖旎,环境优美。。。”

即使是最烂的地方,旅游局的秘书们也能从成语大辞典里找到最贴切的包装词汇。只要有个池塘,就能叫“青山绿水、风光旖旎”,只要长了几颗石头的,就能叫“奇峰怪石,九岖六险”,长了几颗毛竹的,就叫“中国竹乡”吧;产过某个名人的,就叫“xxx故里”;实在什么也没有,发现老百姓会包粽子,那就挂个“天下第一粽”的招牌。万一“天下”被抢了,还能用“浙江第一粽”啥的。。。最后还得加上一句“以其 xxxx的独特魅力征服了世界,令海内外游客流连忘返”。

每当看到这种腔调的词汇,我一律跳过,其实潜意识里我想尽快看到一些关键的负面信息(比如湖水很脏),这样我就可以迅速地排除掉我不该去的地方。

回想到当年自己买手机、买相机的时候,其实都有类似的情景,所有产品的介绍里都是满屏的优点,导致产品之间很难看出明显区别。比如你去京东上搜一下内存1G以上,CPU主频超过2G的笔记本,会搜出一大堆,都号称自己采用了xx最新科技和yy潮流设计,而且价格类似,该怎么办呢?

当只有一个选择的时候,人们是最容易做决定的时候;而面临10个以上的类似选择时,人们就要发疯了。这时候可以用排除法,逐个踢掉最差的选择,最后留下的就是最好的选择。但即使如此,要决定哪个是最差的,依然很难,除非你看到了关键的缺点。在实际消费中,负面信息对消费决定的影响远超过正面信息。如果你是个非常在乎待机时间的人,那么“待机时间太短”的缺点可以很快帮你排除掉很多产品。而这个“待机时间太短”对你的影响,将超过100条“性能优越、屏幕高清、反应迅速”之类的优点。

更极端一点说,正面信息是没有太大必要存在的,因为官方介绍里都有了,而真正有价值的反而是负面信息。不过在这个五毛和枪手横行的时代,如何保证负面信息的中立可靠是个大问题。如果有个专门汇总可靠负面信息的中立网站,我肯定会成为其忠实的会员,你会吗?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产品的优点都是类似的,产品的缺点却各有各的不同,也许人们已经看腻了漫天飞舞的赞誉之词,有时候只想看看缺点而已。

最后做个广告:吐司网正在招聘全职平面设计师。详情查看:http://cn.tucia.com/player/event/Tucia-China-is-Hiring-2010-04-16/

突然发现我的博客右侧都快成招聘专栏了,看来春天是个适合招聘的季节。有靠谱的创业者希望我帮忙拉皮条找team member的,可以给我发信。

三十分之一的梦想

前几天一个朋友说未来的梦想是加入一家国际顶尖的VC,但是难度很大,所以很烦恼。我问为什么要去顶尖的VC呢?答曰:“可以认识头脑聪颖的年轻人,可以接触行业前沿的想法,可以参与一个企业的成长、分享其成功”。

可是我纳闷了,即使是本土的VC,也可以让你认识头脑聪颖的年轻人、接触行业前沿的想法、参与一个企业的成长、分享其成功啊,为什么一定要顶尖的国际VC呢?甚至当个自由的天使投资人也可以做到这三点啊,不要忘了连Google、Yahoo、Facebook这样的公司,最初的资金也都是来源于天使投资人。硅谷的很多天使投资人,其名望远远超过那些给顶尖VC打工的各类投资经理们。

所以只要去当天使投资人,就可以获得期望的价值。而天使投资人只需很少的资金就可以开始做,难度远远低于加入顶尖VC。事实上,我现在创业的过程中,也在认识头脑聪颖的年轻人,也在接触行业前沿的想法,也在参与企业的成长、分享其成功,所以结论是,干脆辞职出来创业得了。这是实现梦想的最快方法。

朋友豁然开朗,发现梦想原来是可以解构、可以替换的,只是之前太执着于那个耀眼的梦想了。

此前,还有个长相平平的宅男朋友跟我说,他的梦想是找到一个美女当女朋友,可惜难度很大,很烦恼,该怎么办呢?

看上去难度很大,可是根据多次大规模的问卷调查,在女性最在乎的恋爱因素中,男性外表排到了前五名开外,最重要的男性因素反而是智慧、气质、幽默感、安全感、干净整洁等与长相无关的因素,这些因素都是可以后天通过努力来培养的。事实上,世界上最聪明的男人之一爱因斯坦、最幽默的男人之一卓别林,最安全的男人之一施瓦辛格,最有气质的男人之一尼古拉斯凯奇,都算不上大帅哥。而现实生活中,美女的男朋友也往往长相平平,所以长相平平的人在统计学上就占了优势。

最最关键的问题是,当这个宅男拥有了智慧、幽默、气质、和安全感之后,该怎么接近美女呢?如果美女是熟人,那就好办;如果美女是大街上遇到的陌生人,那就只能巧妙地创造机会认识、或者直接上去搭讪了。

到现在为止,“找到一个美女当女朋友”这么高难度的一个梦想,经过剥茧抽丝,已经浓缩成为一个很精炼的问题:如何搭讪陌生美女?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梦想就很容易实现。而这个问题,对于一个有智慧、有气质的、外形整洁的宅男来说,绝对不是问题。

原来梦想是可以分解、可以浓缩的,只是人们往往被眼前的困难挡了一下,就不敢往前迈步了。

我还有个二十几岁的朋友,一直都说想要环游世界,但是只有几千块钱的积蓄,怎么办呢?

大部分人也许会说,环游世界这个梦想太奢侈了,先好好工作,等三四十岁事业有所成的时候再去吧。恩,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中规中矩。这其实也是我们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

每当我们对什么燃起了冲动的火花,就会有人说,年轻人,先控制一下欲望,这个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你需要先学习xxxx,后加入yyyy,再经过zzzz,把所有事情都准备好之后,才能考虑去做这个事。。。于是我们的冲动就被一直压抑着,潮湿着,逐渐发酵成了雌性激素,直到血气方刚的少年们一个个蜕变成了微微秃顶的萎男。

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环游世界呢? 世界那么大,有美洲、欧洲、大洋洲、还有亚洲,积蓄不多可以先去亚洲啊,没有环游过亚洲怎么能叫环球旅行呢?印度、马来、印尼、越南、泰国、菲律宾,都是便宜的地方,签证也超级容易,背包走一圈几千元封顶。如果把世界拆分成30个小区域,比如东亚、南亚、北亚、俄罗斯、中东、北欧、南美、。。。。。那么只要每年去一块区域,就能完成三十分之一的梦想,在30年内即可完成整个大梦想。

当我们把环游世界这个大梦想经过层层分解之后,就发现原来一开始只要几千元,就完全可以开始实现梦想了,根本不需要等待十几年之久。

同样的道理,如果你有创业的梦想,那么马上就可以拉上两三个兄弟,从小生意开始做起,根本不需要等十几年以后,等到拖家带口、疲于奔命的时候才叹息那已被熄灭的雄心壮志;

如果你爱上了哪个同事,马上就可以剪个干净的发型、穿上整洁的衣服,勇敢地把她约出来看电影,根本不需要等十几年以后,等到身体发福,彻夜炒股的时候才发现她已成人妻;

如果你想学拉丁舞,马上就可以报名参加当地的舞蹈俱乐部,这个周末就可以开始练习第一次舞蹈,根本不需要等十几年以后,等到走路都气喘的时候才发现一辈子都不可能跳舞了;

如果你想让父母快乐,马上就可以打电话回家,经常跟爸妈聊聊天,根本不需要等你十几年以后,等到老人都已经不在了才想到拿着一堆纸钱去孝敬土墓;

。。。

我们的文化鼓励你去崇拜偶像、树立梦想,却不鼓励你去想办法超越偶像、实现梦想。结果就是大家一辈子都在树立新的梦想,却一直都只过着四平八稳的蜗居生活,复制着传统给我们塑造好的安全的生活方式,一次次错过那些疯狂的梦想,最后只剩一声叹息。只能让自己的小孩去弥补上一代的遗憾,而这个小孩长大之后,又逼着他的小孩去实现他当年的梦想。

可惜,梦想的快感往往是当下的,错过了这段时间,也许就会失去意义,就好像小时候最向往拥有的遥控飞机,现在我有足够的钱去买100架,可是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唯一的童年终究是没有遥控飞机的,正如很多人在年轻时代错过的那些快乐、幻想、疯狂,永远就那样错过了,到了有钱有地位的中年时代,希望弥补遗憾,却已物是人非。

相关文章:

《水煮互联网创业》

《习惯而已》

只是摆在那里

前几天一哥们让我带他逛西湖,我说我在杭州待了快两年了,自己从来不去西湖,每次都是被朋友拉去的。可当初自己选择办公室的时候,却一心想选个离西湖近一点的。真到了西湖附近,觉得西湖也不远,随时都可以去嘛,结果一年到头都没去过一次。

那哥们也感叹,他在加州买了套房子,当时花了很多钱就为买个靠近阳光海滩的,幻想每天可以去呼吸大海的气息,结果真买了海滩边的房子之后,反而从来不去海滩了。

回想起以前在租金昂贵的城区,办公室周围有很多商场、很多电影院、很多餐厅、很多咖啡馆、很多健身房、很多时尚小店,不过,这些地方并没有跟我发生过什么关系,重要的地方屈指可数,似乎就一个楼下的小型超市,一个隔壁的室外泳池,和一个附近的小餐厅而已。

几个月前搬到了郊区,原以为生活会非常不便,结果发现没有什么差别,我最常去的,还是一个楼下的小型超市、一个隔壁的室外泳池、和一个自己喜欢的附近的小餐厅而已。 不仅人少清净,交通方便,价格还更低。万一要去大商场、咖啡屋啥的,打个车去一趟也不过十几分钟。相比几个月才去一次大商场、几年才喝一杯咖啡的概率,十几分钟并不耽误多少时间。

人们往往会付出很多成本,去拥有很多东西,最后才发现,它们只是摆在那里而已,从来就没拥有过。

真正重要的东西,也许一直就在身边,只是很不起眼,低到了尘埃里。

使命感不是装出来的

Zappos只是一家卖鞋的,技术含量相当低,但他们一直在不惜血本地实践着自己的口号:“Powered by Service”。沃尔玛只是个超市,为了实现“天天低价”的卑微使命,甚至花了几亿美元发射商用卫星来提升物流效率和降低成本。

对于企业来说,如果把一句挂在自己的商标下面大肆宣扬,那么就该不惜代价地维护这个使命,如果根本做不到,还是不要挂出来比较好。没有使命不要紧,但不要编造一个虚假的使命来忽悠群众。这是企业必须守住的底线。

如果你的口号是“中国网 宽天下”,那么就不该对多年来网通电信之间的互通壁垒视而不见;如果你的口号是“旅客的满意是我们最大的追求”,就不要搞出一大堆穿不破的袜子和扭不断的牙刷大声叫卖,侵犯游客最基本的休息权;如果你的使命是“只为优质生活”,那就不该往产品里面掺三聚氰胺来破坏人家的优质身体。

中国的政府和企业攫取了大量的财富,拥有最聪明的人才和最广阔的市场,但始终难以获得世界的尊重,问题就出在“使命感”这个症结上。正如一个没有原则的人难以获得大家的尊重一样,没有使命感的机构,只会把“为了利益啥事都干”作为唯一准则,既无法准确锁定自己的品牌形象,也无法打造差异化的竞争优势,更谈不上社会责任感和公信力。

于是,做博客托管的,不专心做好博客托管,跑去做媒体了;做SNS的,不专心做SNS,跑去做网页游戏了;开火车的,不专心开火车,跑去卖袜子牙刷了;开警察局的,不专心抓贼,跑去敲诈三轮车司机了;开希望工程的,不专心救助孩子,拿着义款跑去炒股了。

使命感的缺失,底线的沦丧,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出了那么多富的流油的机构,却至今还没出过一个伟大的受人尊敬的机构。

使命感不是装出来的。

锁定自己的使命,不要挂羊头卖狗肉,中国才会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