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级论

几乎一年没有写博客了,说没时间那是借口,唯一的原因是,年纪越大越发觉自己肤浅。有些想法还没提笔,就发现很幼稚,就不敢发出来贻笑大方了。这次先给大家说个小故事:

从前有三个屌丝,聚在一起做网络,提供免费的网络服务,砸锅卖铁,通宵达旦,除了卖肾啥都做了。3年后终于做到了五百万用户,对于年轻人来说,能把五百万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已经是很牛逼轰轰的事了,不过用户越多,成本越高,每年服务器、带宽租金、房租水电、广告运营等成本,已经达到了十七八万,屌丝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终极问题:如何盈利?

屌丝们定了三盘沙县水饺,围着一箱子的冰啤酒开始计算:按照最近一月的登陆情况来看,四百万个账号已经不活跃了,真正有商业价值的只有一百万人,如 果开通xx功能,收点高级会员费,让其中1%的人升级为高级会员,每年付30块钱年费,那么每年收入就是100万x1%x30元=30万元!不错嘛, 扣除十七八万的运营成本,还剩毛利润12万,每个屌丝年底能分到4万大洋,如果按照打工者的算法,这三个人每人月薪3333元,木有奖金,木有津贴、木有任何福利,上班还得带自家的电脑。

尽管如此,屌丝们还是激动得感谢苍天!我们终于要盈利啦!那一夜,人们看到三个发疯的屌丝在屋顶翩翩起舞。

韩寒说,中国人民是最有忍耐力的族群,一点好处就感激涕零。他一定不知道,IT创业界里的屌丝,才是这群傻逼中的战斗机。他们可以平静地忍受每年都持续亏钱,而且还能信心十足的对所有人说公司的状态非常好,如果有一天居然收支平衡了,他们会激动的彻夜难眠,比北朝鲜倒掉还开心。

这三个屌丝其实是非常幸运的,至少能做到月薪3333元。大部分的屌丝在第一年做到几万用户的时候就会挂掉,原因众多,最主要要的是意志太弱,受不了最初的寂寞;意志稍微坚强点的会在第二年第三年慢慢挂掉,原因主要是资金断裂、团队分裂;能成功熬到第四年还没饿死、还没被口水淹死、还没被肠胃病颈椎病腰肌劳损折磨死的,甚至员工不减反增的,基本上属于神仙级别了。

我为什么要说这个小故事呢。首先是因为这是身边每天都在发生的故事,其次是因为感到可惜,IT界在我眼里一直是一个无比高级的职业,聚集着全球最聪明、最富有的人类精英。以IT创业界的青年们的智商,他们可以做成任何一件事情,包括改造银行制造汽车发射航天飞机 。结果这帮人却整天在蓬头垢面得为3k的月薪而挣扎,太悲催了。

为什么用悲催这个词? 如果一个人生下来就在山沟沟里,一辈子都没机会去见什么好东西,这不叫悲催,这只叫苦难;而如果一个人生出来有一个奇怪的特异功能:皮肤出来的汗水会凝结成昂贵的水晶,本来只靠出汗就能赚钱,结果这傻逼居然觉得出汗这个行为太低级,做手术把自己的汗腺全给切了,而且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做了什么傻事,这才叫真的悲催。

我们IT界中的很多人,生下来就是有这个出汗成水晶的特异功能的,正是因为这种与众不同,这群人能混入牛逼的大学,整天打网游还能写出像样的毕业论文, 拿到学位,进外企,考CPA,做咨询、做证券分析,研究高分子材料,做电子商务,做云计算……一级一级的上升,直到有一天,发现身边的人里,已经没有一个不是CPA,不是咨询师,不是高级研究员了,身边的人全是业界精英,个个都超级强悍。在这个所谓的高级圈子里,自己并没有任何过人之处,只不过是just another analyst而已。在高级圈子里拼的头破血流,最后也只能混到给台湾人整理数据而已。莫然回首,发现当年的血气方刚、年少时的无限梦想,进化成了一身肥胖的赘肉。这个时候,有个旁观者说:“升级到头了,该降级了”

当一个社会疯狂鼓吹快节奏的时候,一定需要有人来宣扬慢生活;当全社会跟打了鸡血似的吹捧升级的时候,一定需要有人来说说降级论。

IT青年们喜欢打游戏,喜欢升级。他们的人生也和游戏一样,沉醉于不停的升级中,不仅喜欢升级自己手上的技术,把MySql改成MongoDB,把Apache升级为Nginx,在Mac上装Ubuntu,Ubuntu里再装个虚拟机去跑Mac OS……IT青年们也喜欢升级自己的人生,从程序员升级到项目经理,再升级到技术总监或产品总监,再升级到合伙人……

在不断追求升级的过程中,所面临的一个很大事实是:当一个人从A刚升级到A+级的时候,其实这个人的能力层级依然只是A的层级,还未胜任A+的层级,他必须要到A+的后期,才可以胜任A+。就好像一个高中生,高考完之后,虽然理论上已经属于大学生了,但是他的实际能力依然只是高三毕业的水平,除非他全部pass了大一的期末考试。同样的道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的身份和称谓,都是在描述“未来的自己”,而不是现在的自己。当你从销售员升级为销售经理的时候,你自我感觉很好:“我现在是销售经理了”,但是这个时候 ,你并未通过公司对你作为销售经理这一年的工作成果的考核,你只是一个“未来可能是合格的销售经理”的前身。如果年终考核你失败了,那么这一年最准确的描述是:一个销售员,占了整整一年销售经理的位子,最后失败了。而且这一年一定会过的很累,因为通过考核的其他销售经理,才是真正胜任这个层级的人,跟一帮真正属于这个圈子的人厮杀,就好像拳击馆里当陪练的小角色,去和泰森比了一年的武,怎么可能不累呢?

当我07年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时候,就是那个拳击馆里陪练的小角色,我被迫去跟全国各地的泰森比拼,结果累的半死。后来我开始反思最初的目标,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挂一个“拳击高手”的招牌,被那么多泰森追着打? 我把这块招牌卸了,找个完全没练武的人去比拼,不是更容易赢么?于是果断照做,去找了一个没人懂拳击的小乡村,做了纯英文的Tucia.com(需翻墙),只做国外的业务。在那个地方,作为一个知名武馆的拳击小陪练,我成了村子里拳击技术最高超的人,受人仰慕,还开武馆教人拳击,活的非常滋润,而且在教人拳击的过程中,自己的拳术也比以前提高了很多,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拳法,我虽然进不了泰森们的大圈子,但他们也进不了我的小圈子。

关于圈子,有一个很赤裸裸的现实:不会是你进入圈子,只能是圈子进入你。很多人会四处找关系,“帮我介绍给xxx吧,我想进入你们的圈子”,这样的人是永远进不去这个圈子的,因为圈子的天性是,永远追求更高一个层级的人。而我们的大部分人,其实都在以低一级的属性,占着更高一级的位子,徘徊在更高一级的圈子边缘,与更高一级的人竞争,幻想着自己可以升级到那个圈子里去。也许永远进不去,悲催的努力一辈子;也许运气好,某一天真的进入这个圈子了,但那个时候又会有下一个目标,希望进入更高级的圈子,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战斗。永远的追求升级,永远的累。

有没有想过降级呢?

如果一个来自微软的高级工程师,辞职去一个养猪场做开放平台经理,那么他的到来不仅会让养猪圈感到无比荣幸,更是意味着,利用他在IT界训练出来的高效工作方式和逻辑思维能力,他可以掀起一场养猪行业的革命,使得20年后才会出现的人性、高效、开放、协作、健康的养殖方式提前到达。在这场革命中,他会活的非常有价值。这种价值,在原先的圈子里,是完全体验不到的,因为他此前的所有工作,只是在满身疮痍的windows系统上不停的打补丁,无论打多少都逃不开产品衰落、被人鄙视的命运。

很多人的命运,都像是上面那个微软工程师。只需要降级,就能创造更大的价值,也能获得更大的满足。那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要死死抱着那个所谓的“高级职业”不放呢?

去年我曾犯贱去趟了移动互联网的浑水,做了个手机app,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很高级,但很快,铺天盖地的竞争对手就出现了,我又发现自己陷入了07年一样的场景:作为一个小小陪练,我他妈的又被一帮泰森们给围住了。当泰森中的战斗机—微信,变得无比牛逼之后,我就知道,战胜这群泰森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于是我再次投靠了“降级论”,把自己从牛逼哄哄的移动互联网行业,降级到了一个被人不齿的低级项目:Tucia Baby

这个项目虽然是传统行业,但是我们基本上是按照互联网产品的思路去做的,除了拍摄需要来店里以外,其他一切,包括营销、预约、客服、后期、选片、取片、客户关系等,所有环节都放在网络上(补记:我们的全套IT系统已独立成了全新的DarkRoom项目)。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脑残的果粉,我按照iPhone的做工品质去要求每一张作品,必须达到我们能力可以做到的最好水准,不计成本的最好水准,才允许送给客户。正式接客不到两个月时间,虽然还不敢自称成功,但目前已做到几乎每天都客满,口碑很好,财务上已实现盈利,未来相信一定会比大部分app开发者更光明。(ps:我们没有请工商、税务、城管去吃饭喝酒泡桑拿,也没有塞钱给任何政府机关。当你的产品真的用心做到很好的时候,其实你不需要讨好任何人的。)

这个项目让我沉思了很久:07年我曾把一个纯纯的web2.0网站做到了alexa中国区前1000名(如有质疑,请查询2010年附近的tucia.com排名,那时候还是一个中文网站),结果一路亏损,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员工;11年我把那个纯纯的app做到苹果官方推荐区免费榜的第一位(截图),那段时间每天四五千iPhone安装量,结果一路烧钱,到最后濒临关闭;而如今,我只需把自己从纯纯的互联网降级下来,做一些看起来有些“低级”的项目,居然就能立即实现收支平衡。

除此以外,我还发现一个现象,中国消费者在与奸商们的长期斗争中,已经培养出了一种非常苦B的品质:只要不被坑,他就谢天谢地。如果商家严格做到了承诺的每一件事情,客户就会感动的泪如泉涌。如果商家不仅做到了所有承诺的事情,还很贴心的提供了一些额外的服务(比如我们给每位客户赠送非常好吃的樱桃和昂贵的进口巧克力作为点心),那么客户就会激动的哭天喊地、奔走相告,推荐给他认识的每一个人。

其实这片肮脏的国土,就是上天赐予IT青年们的最好机会。

在一个不会练武的村子里,只要你会打两拳,你就是拳术最厉害的人;在一个没有服务意识、忽视产品质量的土地上,只要你用心做服务,用最高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就会成为这块土地上最出色的商家;在一个没有现代管理意识,不懂网络、不懂微博、不懂用户体验、不懂口碑传播的粗犷社会里,你只需要把之前花在IT产品上的心思的10%拿过来用,就可以秒杀一切天朝对手。

所以,

IT青年们,当你在为网站的转化率苦苦思索的时候,当你在为app的活跃度辗转反侧的时候,当你在为融资计划苦苦哀求各界大佬引荐的时候,也许犯了一个错误,也许你们的脑子最值得闪光的地方,不是去悲催的IT界当炮灰,而应该是去按摩界、餐饮界、烧烤界、早餐界、理发界、送花界、纺织界、装修界、婚庆葬仪界、成人用品界、现代养殖界、有机蔬果界、个人护理界、汽车修理界……与IT界相比,这些行业的确无比低级,他们的老板连qq都会发音成“抠抠”,他们的员工一辈子都没用过Email;跟他们解释什么是SEO,什么是用户体验,什么是数据挖掘,他们会在听你说完之前就开枪自杀掉。正是因为如此,这些行业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正是因为如此,当智商高达147的IT青年还在为3k薪水拼命、而智商不到50的烧烤店老板正坐在porsche里玩着前面那位青年开发的app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仰望星空。

这些原始而纯粹的行业,正在等待IT精英们的降级,如同蒲公英一般的伞兵,在黑夜里从天而降,长驱直入,用最智慧的产品、最优质的服务拯救这些早就该死的行业,屌丝的生命将会绽放出银色的羽翼,无比丰满,无比性感。

最后注意,请珍惜生命,远离我的微信/微博:@meditic

—–

后记: 加我微信或微博的,我一般都不会拒绝,有问题、有事情都可以随时发email给我,我看到后一般都会回复。但是千万别跟我说:“您好,交个朋友好吗?”  ,我还真不知道两个完全的陌生人怎么能交朋友的。 也千万别跟我说:“我过几天正好要去杭州,请你吃个饭好么?”,我最怕吃饭聊天这种低效率的交流方式,而且你请我吃饭过程中获得的价值,绝对不会比发email更多,谢谢。

三十分之一的梦想

前几天一个朋友说未来的梦想是加入一家国际顶尖的VC,但是难度很大,所以很烦恼。我问为什么要去顶尖的VC呢?答曰:“可以认识头脑聪颖的年轻人,可以接触行业前沿的想法,可以参与一个企业的成长、分享其成功”。

可是我纳闷了,即使是本土的VC,也可以让你认识头脑聪颖的年轻人、接触行业前沿的想法、参与一个企业的成长、分享其成功啊,为什么一定要顶尖的国际VC呢?甚至当个自由的天使投资人也可以做到这三点啊,不要忘了连Google、Yahoo、Facebook这样的公司,最初的资金也都是来源于天使投资人。硅谷的很多天使投资人,其名望远远超过那些给顶尖VC打工的各类投资经理们。

所以只要去当天使投资人,就可以获得期望的价值。而天使投资人只需很少的资金就可以开始做,难度远远低于加入顶尖VC。事实上,我现在创业的过程中,也在认识头脑聪颖的年轻人,也在接触行业前沿的想法,也在参与企业的成长、分享其成功,所以结论是,干脆辞职出来创业得了。这是实现梦想的最快方法。

朋友豁然开朗,发现梦想原来是可以解构、可以替换的,只是之前太执着于那个耀眼的梦想了。

此前,还有个长相平平的宅男朋友跟我说,他的梦想是找到一个美女当女朋友,可惜难度很大,很烦恼,该怎么办呢?

看上去难度很大,可是根据多次大规模的问卷调查,在女性最在乎的恋爱因素中,男性外表排到了前五名开外,最重要的男性因素反而是智慧、气质、幽默感、安全感、干净整洁等与长相无关的因素,这些因素都是可以后天通过努力来培养的。事实上,世界上最聪明的男人之一爱因斯坦、最幽默的男人之一卓别林,最安全的男人之一施瓦辛格,最有气质的男人之一尼古拉斯凯奇,都算不上大帅哥。而现实生活中,美女的男朋友也往往长相平平,所以长相平平的人在统计学上就占了优势。

最最关键的问题是,当这个宅男拥有了智慧、幽默、气质、和安全感之后,该怎么接近美女呢?如果美女是熟人,那就好办;如果美女是大街上遇到的陌生人,那就只能巧妙地创造机会认识、或者直接上去搭讪了。

到现在为止,“找到一个美女当女朋友”这么高难度的一个梦想,经过剥茧抽丝,已经浓缩成为一个很精炼的问题:如何搭讪陌生美女?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梦想就很容易实现。而这个问题,对于一个有智慧、有气质的、外形整洁的宅男来说,绝对不是问题。

原来梦想是可以分解、可以浓缩的,只是人们往往被眼前的困难挡了一下,就不敢往前迈步了。

我还有个二十几岁的朋友,一直都说想要环游世界,但是只有几千块钱的积蓄,怎么办呢?

大部分人也许会说,环游世界这个梦想太奢侈了,先好好工作,等三四十岁事业有所成的时候再去吧。恩,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中规中矩。这其实也是我们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

每当我们对什么燃起了冲动的火花,就会有人说,年轻人,先控制一下欲望,这个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你需要先学习xxxx,后加入yyyy,再经过zzzz,把所有事情都准备好之后,才能考虑去做这个事。。。于是我们的冲动就被一直压抑着,潮湿着,逐渐发酵成了雌性激素,直到血气方刚的少年们一个个蜕变成了微微秃顶的萎男。

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环游世界呢? 世界那么大,有美洲、欧洲、大洋洲、还有亚洲,积蓄不多可以先去亚洲啊,没有环游过亚洲怎么能叫环球旅行呢?印度、马来、印尼、越南、泰国、菲律宾,都是便宜的地方,签证也超级容易,背包走一圈几千元封顶。如果把世界拆分成30个小区域,比如东亚、南亚、北亚、俄罗斯、中东、北欧、南美、。。。。。那么只要每年去一块区域,就能完成三十分之一的梦想,在30年内即可完成整个大梦想。

当我们把环游世界这个大梦想经过层层分解之后,就发现原来一开始只要几千元,就完全可以开始实现梦想了,根本不需要等待十几年之久。

同样的道理,如果你有创业的梦想,那么马上就可以拉上两三个兄弟,从小生意开始做起,根本不需要等十几年以后,等到拖家带口、疲于奔命的时候才叹息那已被熄灭的雄心壮志;

如果你爱上了哪个同事,马上就可以剪个干净的发型、穿上整洁的衣服,勇敢地把她约出来看电影,根本不需要等十几年以后,等到身体发福,彻夜炒股的时候才发现她已成人妻;

如果你想学拉丁舞,马上就可以报名参加当地的舞蹈俱乐部,这个周末就可以开始练习第一次舞蹈,根本不需要等十几年以后,等到走路都气喘的时候才发现一辈子都不可能跳舞了;

如果你想让父母快乐,马上就可以打电话回家,经常跟爸妈聊聊天,根本不需要等你十几年以后,等到老人都已经不在了才想到拿着一堆纸钱去孝敬土墓;

。。。

我们的文化鼓励你去崇拜偶像、树立梦想,却不鼓励你去想办法超越偶像、实现梦想。结果就是大家一辈子都在树立新的梦想,却一直都只过着四平八稳的蜗居生活,复制着传统给我们塑造好的安全的生活方式,一次次错过那些疯狂的梦想,最后只剩一声叹息。只能让自己的小孩去弥补上一代的遗憾,而这个小孩长大之后,又逼着他的小孩去实现他当年的梦想。

可惜,梦想的快感往往是当下的,错过了这段时间,也许就会失去意义,就好像小时候最向往拥有的遥控飞机,现在我有足够的钱去买100架,可是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唯一的童年终究是没有遥控飞机的,正如很多人在年轻时代错过的那些快乐、幻想、疯狂,永远就那样错过了,到了有钱有地位的中年时代,希望弥补遗憾,却已物是人非。

相关文章:

《水煮互联网创业》

《习惯而已》

习惯而已

为什么机场的安检要这么繁琐?为什么在中国不允许收看国外的电视?为什么房价这么高?为什么公车站浪费你这么多等待时间?为什么交通这么堵塞?为什么电脑和手机通话还要收钱?为什么廉价的教育没法普及?。。。。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问题、太多的不完美。正是这些问题的存在,让我们的生活不够美好。而人们又很愿意为了改善生活付钱,正如你会为了购买热水器而付钱,一年后又会为了维修漏水的热水器付钱一样。于是,理论上,我们能看到的任何一个问题都是一个创业的机会。创业的本质也就是不断解决人们生活中的问题。

如果一个人平时很喜欢去解决生活中的各种问题,那么,这个人也应该很容易接受创业。对于这个人来说,创业只是一种生活习惯的延伸。

回想起来,我从小就开始做题目,做过几万道考试题,解决了几万次书本和试卷上的问题,却一直不敢去解决生活中的问题,直到创业之后才发现,解决问题本来就是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的一种习惯。所以,每个人都有潜力来创业。但是为什么我们一直不敢呢?

是不是我们的思维模式出了问题?

在学生时代,“创业”这个词就一直是一个被神化了的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新闻都是xxx拿了几千万美金的风投,yyy一年内实现了几亿美金的营收,要不就是北大学生卖猪肉的笑料、复旦学生搞废品回收站的谈资。。。。难道只有这样的极端案例才叫创业么?与其说创业被神化,不如说是被扭曲、被误读了。

google是创业、facebook是创业,但是,如果我们把创业看成“搞另一个google、facebook”的同义词,那就是混蛋逻辑了。google和facebook在所有成功的创业案例中连0.0001%都占不到。更多的成功创业者,他们做的只是开餐厅、卖床上用品而已。日本去年最冷门的创业家,只做了一个向用户提供机场空余停车位信息的手机服务,就赚上百万一年;美国的37signals只向公司提供付费的在线协作系统,也坐收几百万美金一年;广东一个卖psp和GBA游戏的小伙子,通过线下分成的模式,一年也净赚300万人民币。他们没有风投、没有几个Billion的估值,却实实在在地为客户解决真实的问题、创造真实的价值、并且每时每刻都在赚钱。99.9%的成功创业家都是这样的无名氏,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因为大部分媒体只发布劲爆、极端的新闻。

前几天去北京的飞机上,和shutewangtao开了个空中yy大会,聊起了减少公交排队等待时间的一个生意,算了一下,光杭州一年就能赚上千万。一 小时之后,这个生意的商业模式、执行计划、团队分工都聊了差不多了,三人都特兴奋,巴不得挽起袖子就开始做。回来的飞机上,在登机口看到一个巨pp的空姐,想到国内那么多有钱或有才的单身汉终身无缘和美女约会,于是又聊起了另外一个美女租赁的生意,差不多也是聊一小时之后,又一个详尽的商业计划出炉了。。。。

当然,计划终究只是计划,到底能不能做出来还要看团队的执行力。不过我相信,如果我们仨每周出去yy一次,出几个可行度很高的、低成本的、低风险的商业计划,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不是为了炫耀什么,只是想说,所谓的创业,就是从现实社会存在的问题中看到可以盈利的解决方案而已。创业真的不是那么遥远。

很多人问“我真的想创业,但是我不知道创什么业,怎么开始创业”。。。。那么这篇文章就是写给你看的。如果三个人年轻人随便到哪都能看到创业的点子,那么你也一定可以。

因为,你的骨子里本来就有创业的习惯。

“经济衰退”带给创业家的机会

竞争削弱:

在经济危机中,很多大公司因为投资链断裂而走向绝境,忙于裁员、重组、贷款,必然疏于新服务新产品的开发,这正好是初创小公司异军突起的最好时机。

人力成本降低:

大批的失业者找不到大公司的工作,不得不考虑进入初创小公司,而且不需要给很高的薪水。最近很多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也开始考虑创业,开餐馆,卖家具。。。。。。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此外,服务器、办公室、食物等相关的平均开销也会降低。

商业模式趋于理性:

风险投资在经济危机下被迫收紧口袋,意味着创业者拿到钱的机会更小了。很多注定来骗钱烧钱的商业计划自然被淘汰,于是,创业者最终执行的必然是拥有清晰盈利模式和健康现金流的商业计划。这样的计划生存下来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意味着创业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价值观趋于理性:

以前人们去创业都自比为“走钢丝绳”,似乎小公司注定就要失败,大公司注定就能成功。这种自卑的观念是有问题的。雷曼哥哥的倒掉,美林姐姐的被收购,让我们意识到,无论大公司小公司都有失败的可能,也都有成功的潜力,这取决于怎么运营,而不取决于规模大小。人们将以更平和的心态来看待小公司,并为其创造积极、平等的发展环境;人们也会以更加冷静的态度来看待大公司,它们已经不再意味着终生保险的铁饭碗了。

收紧口袋的时候到了:

有个美国创业家哥们,他的互联网公司每月盈收超过1万美金(非常棒,不是吗?) 不过每个月的开支超过十万美金,其中90%是高管的薪水,而这些高管的工作就是一个月飞来喝一次咖啡,顺便拍拍小秘的肩膀而已。 很可笑吧?事实就是如此:很多小公司的失败,并不是收入太少,而是开支太大。 经济危机让每个人都有收紧口袋的意识,这对公司成长的好处远大于坏处。

从斯坦福学生风投说起 (Stanford student fund to invest campus startups)

一个很让人眼前一亮的消息,在众多知名网络产品的发源地——斯坦福大学,出现了由学生管理和专业投资者参与的风投机构:SSE (Stanford Student Enterprises). SSE掌控着斯坦福里校园内最大规模的一笔投资基金:1300万美金(资金来源包括 The Founders Fund, Charles River Ventures 以及天使投资人Rajeev Motwani ),并已经面向stanford的学生,开始接收第一轮融资项目申请。每个项目的投资规模在5万到10万美金之间。

在北大也有很多带Student和Business字眼的协会: AIESEC, 商业金融学会BFA(Business&Financial Association), 资本市场学会(Capital&Marketing Association), 商业领袖学生圈(Student Leadership Network)……这些名字很酷很商业的学生组织,很多学生都希望有朝一日通过严格的简历筛选和多轮中文+英文的面试而成为其中一员,却没有意识到每一个人进去之后都被同化成完全一样的人:要么进投资银行,要么进咨询公司,大学生活完全按照投行Analyst和咨询师的标准来训练自己,最终被某国际大公司挑走,住五星级酒店,坐头等舱,面对最有钱最有地位的客户,开始了高级的打工生活。事实上,北大官方举办的各项创业大赛也只是一种形式,卖科技专利的有,但真正从那些官方创业大赛里拿到投资并出来自己做的据我所知还没有。

北大有那么多培养高级打工者的组织,却没有一个培养Student Entrepreneur的组织 ,即使是所谓的商业领袖圈,培养的也只是跟风者。没人觉得把一个idea转化成一个business是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还是安生一点吧,先搞定毕业,要么去投行咨询宝洁四大,要么就出国,不能出国就留在北大读研究生,实在不行去中科院什么所也行啊。。。。。于是,美国最好的学生都去从商,而中国最好的学生呢,都出国去给美国教授打工了。抛弃了全球成本最低的劳动力,抛弃了全球最大的区域市场,抛弃了全球最多的中文网民,全送交给老外和海龟了。

北大有两百多个学生社团,本来这么多社团应该可以催生出很多新的想法,并从这个场所里找到同道的力量去实现这些想法,不过真正做过这些协会的人都清楚,真正运作协会的并不是学生自己,而是一个叫做“团委” 的官僚机构。按照公司的职位来看,团委才是manager,社团成员只是打杂跑腿的,而社团的leader看着风光,本质上只是团委的小秘,什么事情都必 须跟团委打报告,获取书面同意后才敢去做,稍有不慎就会被团委打入地牢,殃及整个协会的生存。在这样的体制下,北大社团一片和谐,除了一些体育类的社团还 有点自主权外,其他社团基本都被团委用各种方式强奸的奄奄一息了。

在里面生活了这么多年,发现这个号称中国最开放最自由的大学里,商业意识却并不得到鼓励和崇拜。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国内的大学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原创的网络产品,只有抄袭者,以及抄袭老抄袭者的新抄袭者。新浪雅虎百度google校内网Facebook(连UI都抄的一模一样),饭否twitter,还有近200家抄youtube的视频网站,以及几十家抄del.icio.us的书签工具。。。。。而美国仅stanford一个学校,就先后出了Sun,Yahoo!,Google,Facebook等影响整个世界的产品和商业模式。

人家赢的,并不是技术,不是资本,不是人才,而是愿意为一个新生的想法而付出的勇气,以及鼓励和尊重这种勇气的氛围。

To Mika:

Just got the new from techcrunch that stanford student founded a venture fund called SSE (Stanford Student Enterprises), with $13 million in assets. SSE has started the first round of funding, directly to stanford campus startups. Each have a chance to get $50k-100k as seed fund.

In my school, Peking University, the best school in China, there are many student association with the keyword “business”. Such as AIESEC, Business&Financial Association, Capital&Marketing Association, Student Leadership Network…..They have the coolest title, but the sad thing is the members are reformed with the same mold: train yourself and apply investing bank or consulting company. So one day you can be one of the most expensive EMPLOYEE. Travel with first class ticket, stay in 5 star hotel, and serve the most powerful customers. That’s why we have no association to cultivate Student ENTREPRENEURS even in top schools, while we have a thousand associations to train high-class EMPLOYEES.

The best choice for a chinese student is an offer from a US graduate school, or from a top international company (especially investing bank, consulting company, accounting company, and consuming products company like P&G, Uniliver…). As a result, the best chinese students are licking the ass for US professors or US managers, while the best US students are making a business of their own from a garage. We have the cheapest labor force, the largest market, and the biggest net user group, but we just don’t have the guts to make a new business, and we don’t offer a simple respect and encouragement for the potential students with business sense.

We just produce the fastest and best copier in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