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tic的博客

碰巧而已

首发时间:2011-01-26

曾经有个老外问我中国人吃狗肉的事。我说我不清楚,反正我从来不吃,别人吃不吃那是别人的事。他又问:“你不是中国人么?怎么会不知道”我回答:“我只是碰巧出生在了中国这块土地上而已,并不表示我就是那个吃狗肉的人。”

其实我更想说的是,我身上的国家符号,只是因为我碰巧出生在此而已,如果我碰巧出生在乌干达,那么我就会被称为乌干达人,如果乌干达什么时候突然被英国殖民了,那么我就成了英国人,如果英国哪天被中华帝国统治了,那么我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又变成了中国人,如果我受不了整天翻墙和VPN的生活,逃进了非洲森林,那么我就成了没有国籍的原始人。

国家符号是个完全随机的东西,并不是我的选择,既然不是我选择的东西,自然毫无归属感。所以,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属于中国人这个群体,我也从来不会因为自己随机的出生在这里而感到自豪。我最多只承认自己是一个来自地球的爱好编程的灵长类动物。如果路上遇到一个饥饿的中国人,和一个饥饿的非洲人,我会把手里的馒头平分两半分给他们,因为他们在我眼里是平等的地球灵长类动物,只是其中一个碰巧能听懂我的语言而已。

人们喜欢把自己套在一个群体里,以获取安全感。如果自己比不过别人,就可以去拿这个群体和别人比。比如北大的很多学生,聚会的时候,跳舞远不如海淀走读学院的学生,北大那帮人必定会安慰自己:“我可是北大的学生啊”。是啊,他的确来自一个破校,可是,这无法改变你跳舞不如他的事实。在跳舞界,你就是个loser。在现实生活中,我发现越是喜欢给自己带帽子的人,越是无能。真正牛比的人,绝不需要靠“我来自国际知名的xx公司”这种低劣的包装来显示自己的牛比。

人们还喜欢把别人套在另外一个群体里,来满足自己的如意算盘。比如网上常见的“是中国人就顶”,因为这篇帖子和中国相关,又因为你和中国相关,所以他们就得出结论:“你和这个帖子紧密相关”,看上去似乎很对,其实是完全错误的逻辑。就好像我认识小张,而小张每天要坐在马桶上10分钟,难道我和小张家的马桶就紧密相关了?

最恐怖的事情是,人们自愿把自己套在一个群体概念里。就好像小明出生在中国,就自然而然地认为“台独”是很傻x的事。但是如果小明碰巧生在了台湾,那么他会认为,被一个非民主国家来“统一”,是极其愚蠢的做法;如果这小明碰巧出生在赞比亚,他压根就没听说过台湾,如果你要问他台海关系的看法,他一定会说:“老子才不管什么台什么海,这个小岛上的事,当然是让岛上的人自己投票决定出路”。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只是因为随机出生在不同的地方,就会出现完全不同的观点呢?因为人们习惯主动把自己纳入了当地的群体范围里,同时把该群体以外的人都放到了对立面。同样是华人,我们可以对汶川流泪捐钱,另一面却可以凶狠的叫嚣攻打台湾。如果汶川正在闹“汶独”,也许我们会转哭为笑,趁着地震的时候去攻打汶川了。

群体概念容易让人忽略“公义”和“客观”,这样的案例发生在每一个层级。比如很多人痛恨某个集团的做法,但是一旦加入进去之后,就开始为这个集团的罪恶寻找各种借口。因为这个时候,他自认成为了这个集团的一部分。如果每个中国人都能放下身边的小利益,用赞比亚人的眼睛来看问题,华人世界的前途可能会更加光明一些。

再比如我们老说的爱国主义,为什么是“爱国主义”,而不是“爱城市主义”,也不是“爱世界主义”?比如我生在宁波,如果我是个农民,一辈子不出宁波,而且自己种田自己做菜吃,那么青海那边的人对我来说,和美国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都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我只需要“爱市主义”就足够了。有人会说:“你和青海人是发生了各种关系的,比如你吃的某种食物可能来自青海,所以你也要爱青海”,但是我吃的很多食物,用的很多东西也来自美国啊,为什么没有人提倡“爱美国主义”呢?

其实每个人都和这个世界发生着关系,你现在呼吸的空气里,也许有来自日本的花粉颗粒,你手上带的戒指,也许来自格鲁吉亚的某个金矿,你做菜用的油,大部分都是巴西进口的大豆榨出来的。所以,为什么是“爱国主义”,而不是“爱世界主义”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都是政客搞的圈套。政客的权力范围只限于国家,所以才会鼓吹爱国主义,以满足他们自己的统治利益。所以塞缪尔·约翰逊才会说“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所以萧伯纳才会说“爱国主义是一种有害的、精神错乱的白痴形式”。如果你认为国家是你的主人,思考问题始终限制在这个国家的边境线里面,那么你就上钩了。

除了“国家”这个圈套,更多的是生活中的小圈套。念小学的时候,你经常听说“你要考上重点大学,像隔壁的xxx一样当官赚大钱”;大学的时候,你经常听说“你学学那些大牛呀,毕业后都选择了咨询和投行”;创业的时候,你经常听说“xxx公司做过这个项目,后来失败了”;申请签证的时候,你经常听说“中国人的名声很差,这个签证不好拿”;如果你不幸是个盲人,那么所有人都会建议你从小就送去学按摩。他们说这些话,无非是想告诉你:“你和他们属于同一个群体,他们是这样子的,所以你也是这样子的”。

可是这个前提就错了。最初你是不属于任何群体的,在一出生的时候,你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宇宙人,你既不属于父母,也不属于你的家乡,更不属于你的国家,你是一个独立的、有能力在整个宇宙里移动的活体,你不同于任何人,你的主人就是你自己。只要喜欢,你可以选择去学任何东西、做任何职业;只要努力,你可以为任何公司做事,可以去任何土地上居住。

我们可以轻易找到盲人音乐家,可以找到毕业后坚决不去咨询投行的大牛,可以找到重做别人失败的老项目也能成功的创业者,可以找到很多成功移民澳洲的水管修理工,可以找到拿过上百个国家签证的中国籍平民。

所以,你完全可以不属于任何一个群体。除非你自己放弃了自由穿梭的权利,把自己降级为某个群体的附属品。

在线定制高品质相册印品
影楼在线预约系统/云端选片SaaS订单管理
photo editing & retouching services